丝瓜成视频人app网站

“看什么呢。”

“你的朋友变得多起来了。”

“你也是。”

“我们来打游戏吧?”

“为什么?”

“反正也睡不着。”

“你睡不着么?”

“嗷!”

“这样啊。”周离点点头,把手机关掉放在枕头旁,闭上了眼睛,“我睡得着。”

“……”

今天实在有些晚了,周离入睡格外的快。

受老妖怪突然的谈话影响,他做了个不好的梦。

清纯气质美女街头美拍笑容甜美

梦中他喜欢的红染姐姐裙子底下冒出了九条尾巴,带给人的吸引力甚至盖过了两条大白腿,然后她变成了一个大魔王。

这里指的是正儿八经的大魔王,可远非某些冒牌大魔王能比的——为了妖怪的长远未来,她像是一个人类一样玩弄阴谋,甚至明公也多少受到了些影响,在彻底衰亡之前就提前陨落。

老妖怪果然有毒。

1号早晨。

周离看着身旁躺着一动不动、睁着眼睛,像是死不瞑目一样的槐序,默默穿起外套起床了。

客厅十分安静。

楠哥裹着一床毯子侧躺在沙发上。

团子十分乖巧的趴在沙发的另一边,保持着一个农民揣的姿势,她已经醒了,却一动不动的看着楠哥,也不出声。

像是一只假猫。

周离以前认识的可能不是她。

“喵~~”

极小声的一声喵。

周离也下意识放低了声音:“团子大人早啊,真勤快呢。”

“周泥也早~~”

“团子大人睡得好吗?”

“好的喔!你呢?”

“不太好。”

“唔?为什喵?”

“都怪槐序。”

“都怪槐序!”团子复读了一遍,才好奇的问道,“槐序又怎么了?”

“他不乖。”

“就是!!”

周离闻言不由露出了微笑,抱起团子,坐在她之前趴着的地方,居然还暖暖的:“团子大人新年快乐。”

“团子大人的红包呢?”

“额……”

“昨天晚上蓝哥给团子大人说了喔!你都给了她红包的!”

“好的,这就发……发了。”

“团子大人的手机呢?”

“这就去拿。”

团子的手机已经被楠哥当做车载导航仪了,现在车停在楼下的,下去拿有点麻烦,可是闲着也是闲着,周离索性慢悠悠的穿着拖鞋抱着团子下去走一趟,权当散步了。

大约二十分钟后。

周离蹲在沙发旁边,手机放在沙发上的,团子也站在沙发上,低头一眨不眨的盯着手机。

“就是这样……”

“这样……”

“团子大人的手拿过来,再这样点一下。”周离拿着团子的手,在她的顺从下,将小肉垫摁在屏幕上,“当当当当,团子大人就收到88.88的红包了,有没有好开心?”

“开心!!”

“团子大人开心就好。”

“好的喔!”

“那我就把手机拿下去了……”

“准啦~~”

于是周离退出这个手机上登录的槐序的QQ,又抱着团子下楼,将手机放回了车里。

他还小声问道:“今天的操作团子大人学会了吗?”

“学会了的!”

“团子大人记住了吗?”

“记住了的!”

“那是怎样的?能不能给我复述一下呢?”

“点一下!!”

“满分!”周离由衷的夸奖道,脸上洋溢着崇拜,“团子大人真是太聪明了!”

“哈哈!”

再次回到家里,楠哥已经醒了,周离看了下表才发现,刚才这一套敷衍流程下来居然足足消磨了一个多小时,效果拉满。然而遗憾的是他本打算在这之后再安排一套有关楠哥的活动的,现在只能搁置了。

他走近了楠哥,小声问道:“醒了?”

楠哥上身已经坐了起来,但正处于起床后的正常雕塑状态,头发乱糟糟的,睡眼惺忪,一动不动。

面对他的问话,她也只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以作回应。

周离悄悄观察着她,稍作沉吟:“那就起来了呗?”

“嗯~~”

“还想睡吗?”

“嗯~~~”

“原来如此。”

于是周离放下团子,径直走到楠哥身前,并伸手捏了捏她白嫩嫩的脸。

楠哥转动着眼珠子看向他。

周离捏了捏另一边。

楠哥脸上多了几分疑惑,一眨不眨的盯着周离,表情似乎在发出询问——

你干嘛?

周离假装看不见,并用力扯了扯。

白嫩的脸庞很有弹性,被扯得变形,看起来十分有趣。

但楠哥依然不想搭理他。

周离又沉吟了下,伸出手摸向她的头顶。

这个动作他是有些忐忑的,毕竟呆毛是楠哥的禁区,所以为了增加自己当前行为的正当性,他一边摸一边说道:“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也太可爱了吧。”

楠哥不由眯起了眼睛。

就像平常周离抚摸团子的时候、团子舒服享受的眯起眼睛一样。

可仅仅两秒钟之后,她再次将眼睛睁开,眼里已彻底清醒,眼神如刀的看向周离。

“糟糕!”

周离瞬间明白,是自己草率了!

刷的一声,他闪电般抽回手,退后两步,同时竭力做出一个疑惑不解的表情,以作应对。

然后已经来不及了……

他的表情还没加载出来,楠哥探出的一只手就已揪住了他的衣裳。

“嘭!”

约五秒钟后。

周离从沙发上爬起来,很平静的将被揪成一朵小菊花的衣裳抚平整,就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对楠哥说:“我还以为你要过一会儿才会醒呢,昨晚几点睡的?”

“两点过!”

楠哥的声音有点粗,显示出她还在气,并且斜着眼睛盯着周离,似乎随时可能进行第二波打击。

片刻之后,她的目光又往旁边移,看向了周离身后。

“怎么了?”

周离扭头看去。

哦,只是原本躺在床上的槐序听见他挨打跑出来看热闹了而已。

周离又收回目光,继续说:“那和我睡的时候差不多,昨晚上你做梦没有?”

“没有。”

“我做了。”

“春梦?”

“不太好的一个梦。”周离老实说,“非常讨厌。”

“梦是反的。”

“对的。”周离壮着胆子在楠哥身边坐了下来,继续说道,“只是刚睡醒的一小会儿有点难受,像是梦是真的一样。”

“我也是这样的。”楠哥的表情已经缓和,逐渐沉迷于这个新话题,“不管梦的内容再离谱,刚睡醒的那一会儿,脑子里会有一种那个梦就是真的的感觉,梦的内容和记忆混淆了,混乱了。但那只在迷迷糊糊的状态里有用,等过一会儿脑子清醒了,能清晰分辨出梦和记忆了,就好了。不过这样的话,这个梦就会比其他梦记得更清楚些。”

“比如呢?”

“比如我之前做过一个梦,我是个神仙,我醒来就一直以为我会法术,再比如我做过一个僵尸的噩梦……”

周离摆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架势,时不时点点头,而楠哥就这么一直讲下去,她也不嫌累,大有滔滔不绝之势,好不容易感觉嘴巴有点干了,周离又适时的给她递上了一杯水。

至于刚才的事……

什么事??

总之这个坎就这么绕过去了。

周离面上笑意越来越浓,那是劫后余生的喜悦,开心之下,他不由夸奖道:“这么久的梦楠哥你都记得,记性真好。”

“也没多久啊!”

“e…”周离迟疑了下,“恕我冒昧,没多久是多久?”

“最远就几个月,最近就这几天,比如那个我变成神仙的梦,就是前几天新鲜出炉的。”楠哥神情坦然,“怎么了?”

“这样啊。”周离点点头,“我以为只有小孩子才会做这么荒谬的梦呢。”

“???”

楠哥歪着头皱着眉看着他,很是不解,过了几秒后,她才说道:“刚才的账我还没和你算清楚,你又来讽刺我,那好,你把头凑过来我再给你讲一个更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