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视频app爱

你打了几把游戏了?”周离反身关上房门,小声问。

“好几把。”槐序的目光有些躲闪。

“好几把是几把?”

“没数。”

“有四把吗?”

“没数~”

“肯定有!”

“没有。”槐序顿了下,开始反击,“你和李呆毛去哪玩了?玩得开心吗?”

“你作业写完了吗?”

“写完了的。”

“我检查一下。”

“拿去。”

纯美少女树间休息

槐序递给周离一个本子,然后小声嘀咕着:“你看书也该让我来给你检查的,我可以检查你到底有没有从书中学到东西,这样才公平。”

周离充耳不闻,翻动着本子说:“要不我给你买几本字帖来练吧?”

“不。”

“为什么?之前你不还说要练字吗?”

“我先前脑子被门夹了。”

“门没事吧?”

“门没事,我脑子坏掉了才说一天只能打四把游戏,写这么多作业。”槐序懊悔不已,“而且现在我还要帮你上课。你看看你,连课都不上,你再看看我。”

“……”周离点点头,“日记呢?”

“还没写。”槐序说着又把周离往外推,“你快去洗澡吧,我要开始写了。”

“还怕我看?”

“我给你看你会看吗?”

“……不看。”

“你犹豫了!你犹豫了!”槐序指着周离连声说。

“那是因为你自己要给我看的,我怕我说不看会伤害到你的感情。”周离装出无奈的表情,“你的一天有什么好看的,除了写作业就是打游戏,打游戏,打游戏,懊恼自己不该沉迷游戏并发誓从明天起要好好学习,打游戏,打游戏……”

“我才不是这样的!”

“还说不是?自从有了游戏,你都很少出去欺负别的小妖怪了。”

“我那不是响应国家号召、为社会做贡献吗?”槐序反驳,“外边病毒肆虐,你们人的命是命我们妖的命就不是命了?再说我明明也经常出门的好吗,我到处跑,比你好玩多了。”

“好好好……”

周离懒得和他争辩,在衣柜里挑选换洗衣服,并将内裤裹成一团包在最里边。

半小时后。

周离回房时还和客厅看电视的祝双祝冰打了个招呼,并提醒他们早点睡。这两个人早在上个月就已经开始上网课了,且他们的学习任务比自己重得多。

槐序依然伏在他的书桌上写着,佝偻着身躯,低垂着头,一笔一划都写得非常认真。

是在为不打黑巴巴而努力。

这老妖怪贪玩、喜欢打游戏是真的,但爱学习也是真的。至少比周离爱学习多了。为此他甚至甘愿接受周离的监督,有时候周离被他惹得烦了,会在作业上故意刁难他,他也都忍着。一度让周离产生了一种‘这个学生真好’的感觉。

“还在写,写这么多呢?”

“你不准看。”

“我不看。”周离想了想,又说,“别离本子那么近,对眼睛不好,容易得近视眼。”

“我不会得近视!”

“背要挺直。”

“你好烦!”

“以后你有得后悔的……”

周离过足了瘾,才躺上床。

摸出手机,戴上耳机,找到深藏着的抖音,打开。他本想偷瞄一眼楠哥的动态,但刚一打开就刷到一个同城的人,只听其声不见其人,但听得出是个年轻姑娘,声音很甜。

画面中的主角则是一只漂亮的猫。

“疫情期间捡到一只流浪猫,好可怜,路上都没有人,肯定也没人喂它吃的。饿得好瘦。它一见到我就直接冲我跑了过来,好漂亮好有灵性,居然也有人舍得扔。”

“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

“以后你就叫逸逸。”

“……”

看时间是四天前发的,当时还小火了一把,评论者都夸赞她运气好并表达羡慕之情。可能是因为画面中的猫确实漂亮得不像话。

周离点进去看了看,这几天那个女生一直在发有关这只猫的视频,获赞颇丰。

唉……

他难免有些唏嘘。

又十分钟后。

槐序将日记本小心合上,还煞有介事的躲着周离将密码打乱,看得周离乐得很,实在不忍心告诉他这种塑料密码锁的破解难度约等于零。

“写了两页呢。”周离小声说。

“你不是说不看吗?”

“余光瞥见的。”

“我走了。”

“哦。”

槐序带着他的钢笔和日记本直接消失了。

房间内一下清净下来。

周离这才打开QQ,给楠哥发消息——

周离:在打游戏吗?

李呆毛:没有

周离:在?

李呆毛:在抄作业,手都酸了

周离:我给你打个电话怎么样?

李呆毛:为什么要打电话

周离:突然想打

李呆毛:那为什么不开语音或者视频

周离:问题真多

发完他就拨通了楠哥的电话。

楠哥很快接了,一开口就是一连串的抱怨:“我手都写酸了,你说这老师是不是有毛病,平常都没有作业的,为什么疫情期间还给我们增加负担?而且这么多字……”

“为什么不找包子代写呢?”

“她最近又缺钱了吗?”

“她又买镜头了。”

“那我去找她,咦我把笔记本放哪去了。”楠哥那边开始传来一阵寻找东西的背景音,“嘶我明明记得就扔在床上的呀,哪去了?出来!出来!笔记本笔记本你在哪……”

“丢三落四的。”

“要你管……找到了!藏这呢!”

“我很少给人打电话,就算是有事也很少打。”周离解释道,除了给郑芷蓝打。

“难怪莫名其妙说要给我打电话。”楠哥说,“我也很少打,咱们这一代人都不爱打电话了,我们的社交礼仪是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才打电话。QQ微信多方便啊,开视频开语音还不要钱。”

“确实。”周离是同意她的说法的,毕竟他是一个连对方发的语音消息都懒得听的人,打电话于他而言更是一件麻烦的事情,今天则纯属兴起。

“那我挂了?”他说。

“行行行,挂吧,拜拜。”楠哥说。

“拜拜。”

“挂了咱们开语音。”

“好,拜拜。”

“拜拜。”

“你挂吧。”

“不是你挂吗?”

“……”

“……”楠哥沉吟了下,“你确定你表妹真的缺钱吗?”

“对的。”

“她说她自己都懒得写。”楠哥说着顿了下,又传来一阵轻软的打字声,“我多出点钱试试。”

“……”

“她还是不干。她还说她要是有钱她都想找别人来写。”楠哥说,“看来她确实缺钱。”

“没救了。”

转眼一个小时过去。

两人终于艰难的挂了电话,周离自己回想起来时都觉得有些别扭。

别的人也是这样的吗?

他不清楚。

也不好意思问。

次日,早晨。

槐序又趴在他的书桌前享用着早餐,对此周离已经习以为常了。

摸出手机看了看。

七点半。

有蒋先生发来的支付宝消息。

蒋先生:小周师父,我有个事想请您帮忙。是这样的,我这几天发现祖墓中大部分书籍的内容都只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或传记,后来看了另一本能看得见的书才知道,书上的正确内容只有具备天师天赋的人才看得见,这导致我没法对它们进行分类,可以麻烦您帮忙吗?

蒋先生:我会付钱的。

蒋先生:另外您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吗?

周离沉思了下,把消息拿给槐序看。

槐序看了后笑了声:“嘿嘿,这个人才是有趣,把珍贵的书都给你看,还倒给你钱,你自己斟酌一下看要不要同意吧。”

看到最后一条,他又说:“看来这个人还没有接受自己没有天师天赋的事实。”

周离没吭声。

槐序想的可能是对的。

他觉得蒋先生看得到的那些杂书中记载了很多有关天师的准确信息,或许蒋先生因此明白了他们这些第一批天师意味着什么。他们蒋家已经在新时代落后了,抱个大腿无可厚非。

但说实话周离不太习惯这些弯弯绕绕。

他也不想当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