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app官方免费观看下载

周离平躺在床上,槐序则躺在天花板上,像是重力颠倒了一般,两人面对面对视着,画面有些诡异。

“我发现你这样也挺好的。”

“什么?”

“你眼睛,浑白的,像个瞎子。”槐序盯着周离,“我看好多算命的都是瞎子,不是瞎子也装瞎子,你这样去做生意说不定生意还会好一些。”

“你能不能下来说话……”

“真的!你看小郑生意就很好,她这样一走出去,大家都会很容易相信她有特殊能力。”

“天花板上有蜘蛛网。”

“我又不怕脏!”

“你这样我觉得有点别扭,头晕。”

“娇气!”

随即蓬然一声,他出现在了周离身边,和周离并肩平躺着,继续说:“我觉得下次你可以戴个那啥,就是戴上去眼睛就会变成五颜六色的那种,叫啥来着……”

“美瞳。”

刘羽琦纯真风韵粉嫩动人

“对对对,不知道有没有这种灰不溜秋的。”

“应该有,拍戏的就用的这种。”周离将手交叠着放在肚子上,“但是外边估计不太好买。”

“哪有拍戏的?”

“像是横……你想干嘛?”

“我还想问问你嘞!你在想什么?”

槐序一转身,侧躺着,反倒很奇怪的盯着周离:“你觉得我又要去偷东西?”

“不是?”

“我会留钱的!”

“……”

周离感到有些无力,他曾经也是试过劝说这老妖怪走入正道的,但众所周知,收效惨淡。

这时,窗外飘来了隐隐人声。

听起来还没到楼下,主要是小山村太安静了,哪怕蝉鸣从早晨开始就未曾歇止过,但也只有蝉鸣了。以他的听力能很轻易的从空气中捕捉到她们的声音。

“他们回来了。”

“嗯。”

“那两个妹子在谈地瓜,不知道刨到多少。我应该和他们一起刨地瓜的,回来陪你还遭你嫌弃。”槐序本来想怂恿那只蠢猫也去刨地瓜并嘲笑她小爪子不好使的,他还想偷偷抓毛毛虫塞她兜里来着,或者逮一条小蛇把它吓得哇唧唧的叫……想想就很好玩,可却没玩成,这么想来,自己简直错过了一个亿。

“哦。”

“话说你这听力倒是开发得越来越厉害了,这样可不行,你会变成偷听狂的!”槐序一本正经的忧心着。

“现在几点了?”

“你不戴了个手表吗?”

“你帮我看看。”

“你自己没长眼睛吗?”

“……”

周离吸气,又吐气,面带微笑的摸出手机,关键时刻还是小爱同学靠谱。

居然快四点半了。

果然,有个人陪着聊天的话,时间的流速就会变快许多。

他记得之前那一两个小时自己是很难熬的,而当槐序回来后,更长的时间却仿佛喝一杯茶就溜走了。

他内心还是存在一些名为感动的东西的。

可刚准备起床下楼——

他的鞋不见了!!

……

楠哥的脚步声逐渐上楼,越来越近。

吱呀一声。

门被推开了。

楠哥脸被晒得红扑扑的,透出她平日里没有的可爱,脸上则出了点薄汗,令几根发丝沾在脸侧。而她手上正提着一只规规矩矩、不敢动弹的小猫咪。

小猫咪悄悄瞄向周离。

接着楠哥随手一扔,小猫咪便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稳稳落在周离的大腿上。

当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开了楠哥的魔爪、回到了周离的怀抱中,团子表情立马就委屈了下来,她掉转方向扬起小脑袋看着周离,眼睛变得泪汪汪的。

她还未开口,周离心已化了,连忙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楠哥又欺负你了?”

“蜜蜂欺负团子大人呜呜呜……”

“我才懒得欺负她,别什么都往我头上甩!是她自己作死,人小蜜蜂好端端的在采蜜、辛苦工作着呢,她非要追着人家跑,还跳起来捉人家,怪得了谁?”

“是吗?蛰哪了?”

“头呜呜呜……”

边上的楠哥看得好笑,说道:“这小东西,在我手上还好好的,不哭不闹,一回来就叫唤起来了!”

周离仿佛没听见,连忙将团子抱起来,拨开她脑门上的毛仔细看着:“也没有鼓包啊!”

“好痛的……”

“我给你揉揉!”

“喵呜~~”

“呵~~”

楠哥打着呵欠坐到周离床边,斜着眼睛瞥他,听他安慰这小东西的话,她不由扯了扯嘴角,随后问:“你今下午在家里还好玩吗?”

“有槐序在,还不错。”周离顿了一下,“你不用管我的,我本身就挺喜欢独处的。”

“呵呵……”

“你这三天就负责带小郑玩就可以了,明天可以带她去鸣啾山转一转,看望一下老观主,后天就把她带到普州县去逛一逛吧,让她看看城市的繁华和夜里的灯光。”

“知道啦知道啦……”楠哥用有些不耐烦的语气念道,“不用你啰嗦,我心头有数。”

“哦。”

周离不动声色的牵住了楠哥的手。

楠哥似乎毫无察觉,左看看、右看看,再看看窗外发会儿呆,直到几分钟过去,她才甩开周离的手:“我要下去洗地瓜了,得把老母猪挑出来,小郑挑不来的。”

“刨了多少?”

“有小半盆吧?槐序吃饭那种盆。”

“那你们真是厉害。”

“这里环境好,长得多,漫山遍野都是……”

楠哥一边说着一边走出房间,声音和背影都越来越远,随即是她下楼的脚步声。

周离看了看自己的脚……

一拍脑门!

他还说让楠哥帮忙找找鞋子来着。

“咦?”

周离目光微微下移,瞥见了缩在他怀里悄悄用小爪子揉着眼睛的团子,沉吟了下,他说:“团子大人不要再因为区区一只小蜜蜂而难过了,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喵?”

“我把我的鞋子藏了起来,要是团子大人能找到,晚上我就给团子大人吃甜甜的野地瓜,怎么样?”

“团子大人不太想玩~~”

“很好玩的。”

“唔~~”

团子思考了片刻,还是答应下来。

十分钟后。

周离穿着鞋子下楼了。

所谓的地瓜,或者说野地瓜,其实和地瓜及番薯都没什么关系,它是一种多年生常绿藤本植物的果实,主要分布在益州和彩云、黔州地区,成熟的果实通常只有弹珠那么大一颗,呈淡红色,口感沙甜,芳香四溢,唯一的缺点就是产量不怎么高,趴地上刨半天也刨不了多少。

据楠哥说不是所有野地瓜都能吃的,其中有一种长相略微奇特的,叫‘老母猪’,就是不能食用的。

其中原理周离就不清楚了。

他只觉得这东西确实蛮好吃的,并且很合团子口味。

要是楠哥喂他的话,就更好吃了。

可惜量太少。

晚上继续看星星,坐楼顶聊天。

第二天楠哥带他们去了鸣啾山,周离依然待在家,对老妖怪记的仇不断累加。

第三天他们去了普州县,周离也去了。

如果说在小山村他还能勉强生活自理的话,到了城市后,若非楠哥牵着他,小郑姑娘也在边上看着他,在这高楼大厦与车水马龙之间,他真的会寸步难行。

这些房子、路口一旦模糊了,根本就是一个样,且他随时可能被绊倒,或者被来往车辆撞倒。

以至于他一整天都有些沉默。

晚上。

他们来到了城边的一座山上,可以远远看见这座县城的灯火阑珊。

周离此时看见的就是平常郑芷蓝所看见的,黑漆漆的幕布上只有糊成一片的光,过了好久,他才小声问身边的郑芷蓝:“好看吗?”

郑芷蓝微微点头,她的双眸中倒映着万家灯火,声音依然小而温柔:“原来城市里的夜是这样的……”

她顿了一下:“就像星辰洒落在了大地上。”

周离没吭声。

过了今晚,季白大人的灵力失效,他们就会自动换回来了。

郑芷蓝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微微转过头,用他的眼睛看着他:“谢谢你,谢谢你们,谢谢楠哥,带我看清这个世界原本的模样。”

周离却很难受:“还是太短暂了……我一定会找到彻底让你恢复正常的方法!”

郑芷蓝脸上绽开了微笑,她轻轻摇着头:“这太难了。其实要求不用那么高的,我早已经习惯了,能够短暂的看一眼我已经很满足了。”

她停顿了一下,又微笑着指了指天上:“而且这双眼睛是它给我的,有些东西它看不清,有些东西,它比平常的眼睛看得更清楚。”

周离没有出声。

郑芷蓝说的确实是事实,有些妖本身就善于伪装,伪装成凡人,伪装成动物,难以分辨。

但她能分辨。

可这代价也太大了。

话说至此,其实气氛中已多了几分愁绪。

这时,旁边的槐序实在忍不住了:“我说,你怎么光谢他们两个,不谢我的?”

郑芷蓝笑容一下灿烂了许多。

周离印象中她一向笑得很含蓄,这么灿烂的笑容倒是少见。

只见她回过身,很郑重的对槐序点头说:“谢谢槐序大人,你是我见过最善良、最可爱的妖怪了。”

“可别胡说!我可是大魔王!”

“好的。”

兴许是被他们说话的声音所惊动,旁边的草丛里一下腾起了几只萤火虫。接着像引起了连锁反应,原本掩藏着的其他萤火虫纷纷腾飞而起,自然比不上动漫中的画面,只寥寥十几只,却也很美了。

就是在周离眼中,也隐约可见冷绿的光点,在空中慢悠悠的飞舞着。

团子哇的一声,立马兴奋的去捉了。

楠哥也去捉了。

区别在于团子捉不到,怎么捉也捉不到,于是跑回来缠着周离。楠哥则捉了回来放周离手心。于是周离便将楠哥捉回来的萤火虫递给团子看,看见她睁得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好奇,想触碰又不敢,他也只微微笑着,随后将萤火虫放回夜空。

听说,萤火虫的寿命也只有三到七天,它给黑夜带来的亮光也是很短暂的。